您当前的位置 :中华赣商网 > 新闻中心 > 国际国内经济热点 正文
小企业暂未现倒闭潮 资金饥渴依然无解
中华赣商网    2011-06-27 09:32    打印本页

  小企业总能最先感知经济冷暖。最近,长三角和珠三角小企业资金链紧张、大规模停工甚至倒闭的传言频现,担心中国经济“硬着陆”的人视之为风险苗头。

  中国小企业的困境到底有多严重?财新《新世纪》从小企业较为密集的浙江和广东了解的情况显示,小企业大规模倒闭的说法尚难以得到确证。

  “个别企业倒闭的现象有,但‘倒闭潮’还没有看到。”广东省信用担保协会秘书长陈文接受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时说,现在企业的订单并不少。该协会参与了5月中旬广东省中小企业局的小企业融资情况调研。

  最坏的局面暂未出现。但不可否认,小企业正面临资金链紧绷、融资成本抬升、工资原材料涨价等多重压力。

  为了帮助小企业纾困,银监会发布了《关于支持商业银行进一步改进小企业金融服务的通知》,意在通过差别监管,鼓励银行投放小企业贷款。但多家银行认为,小企业贷款监管新政不够细化、欠缺可操作性,“看得见、摸不着”。正规融资渠道能否真正疏通,尚需观其后效。

  未见“倒闭潮”

  在小企业“倒闭潮”传言盛行之时,有人认为,当前小企业面临的局面比2008年金融危机时更加艰难。

  “从小企业面临情况的复杂性看,可以说比2008年更困难。”浙江省区域经济合作企业发展促进会常务理事、亿联担保公司董事长沈立刚接受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时说,因为当时小企业面临的困境相对简单,主要是外需订单减少,企业的应对策略是从美国市场转向欧洲和发展中国家,或者转向内销,是营销策略和市场的转换。

  “目前则是多重因素叠加,挤压小企业生存空间。”沈立刚说,企业招不到人、工资上涨,原材料涨价、利率提高,利润空间变得很薄,“最初投资决策时可行的项目,现在也变得不可行了。”

  尽管如此,沈立刚认为,“倒闭潮”的说法言过其实,“起码目前还没有看到”,以后是否会出现,要看经济环境和政策变化。

  上述广东省的调研显示,通胀压力和物价高位运行并预期将保持相当长一段时间,导致企业流动资金压力趋大,财务状况偏紧,进一步削弱企业信贷融资、还本付息能力,“但未发现有社会流传那种因企业资金链断裂而出现大批倒闭的现象。”

  陈文说,目前企业的订单并不少,关键是资金紧张,很多企业有订单却没钱去做,“上游企业都不能赊账了,得拿现金去买原材料,很多企业资金周转不过来,压了两三个月的货期。”

  调研结果与企业微观层面感受接近。在东莞金鑫照明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杜春林看来,周围企业的经营还算正常,没有大规模倒闭,很多小店铺、小作坊开业,说明大企业的订单还不错,能溢出一些订单给小作坊做,“只是成本上升对企业利润的压力比较大。”

  近两年货币政策从宽松到回归稳健的快速转变,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当前小企业的资金链紧张程度。

  在银行贷款规模非常大的2009年,小企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资金盛宴。“小企业很惊讶地发现,有银行向自己主动营销贷款。”沈立刚说,结果一批当时本来活不下去的企业缓过来了,本来不敢做的一些项目也有钱做了,但去年下半年开始,货币政策转向,信贷规模收缩,银行对有限的贷款资源再分配,调整客户结构,收回了在银行看来免疫力相对较差的小企业的贷款,“资金一涝一旱,很多小企业会受伤。”

  贷款收放之间,受伤最重的,反而是那些把资金投向实业的小企业。沈立刚说,浙江省制造业居多,制造业的资金投入后,想抽出来是很难的,一旦收缩,企业资金流就会大受影响,“现在不少企业是这种情况,上下游企业资金关系很紧张,应收账款大量出现。”

  此外,也有部分企业把资金投向房地产和资本市场。浙江省中小企业局认为,今年以来房地产市场不景气,但很多企业还有大笔钱在楼市,只好不断地抽走实业上的资金,来保楼市里的钱,也是一些企业资金紧的重要原因。

  无水可放

  在银根收紧的大背景下,小企业从正规渠道获得资金难度加大。广东省的调研显示,一季度,该省中小企业户数合计155.7713万家,资金需求满足度为38.44%;金融机构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发生额,占贷款总发生额的比例为79.85%,环比下降3.45个百分点。

  小企业融资难并不是个新问题,只不过其严重程度随着货币信贷环境的宽松或紧缩,时弱时强。

  5月下旬的调研后,陈文总结出,抵押物不足、财务制度不健全、没有信用记录,小企业自身先天不足的这些因素一直存在,导致达不到一些银行的贷款标准。

  这与中国银行宁波北仑区支行信贷部的一位人士的感受吻合,“有些小企业即使有抵押,但没有审计报告,在中行的内部评级中就很差,根本进不了信贷系统。”

  与大型商业银行相比,城商行等中小银行的信贷评级更为灵活,“不看报表看品行”。但在货币政策趋紧的调控背景下,却面临“无水可放”的瓶颈。“由于银根收紧,一些小银行去年11月就没有信贷额度了,企业排队到现在都没有钱。”陈文说。

  广东省的调研显示,目前中小企业的融资需求和难点与去年有所不同,融资成本加大成为突出问题。

  来自正规渠道的银行贷款成本不菲。中金公司在苏州工业园区的调研发现,中小企业的平均融资成本达到13%-15%。沈立刚介绍,浙江小企业从银行获得贷款的成本也在15%左右。

  目前,商业银行的小企业贷款利率一般会在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上浮20%-30%。此外,在实际操作过程中,银行为满足存贷比的考核要求,通常会要求企业做1:1的配套存款,但小企业通常很难有富余的钱用于存款,就得把已经贷到的钱存入银行,然后用这笔存款再做质押贷款,或者承兑汇票,相应的成本都由企业承担。此外,小企业贷款一般需要第三方担保,沈立刚介绍,亿联担保公司的担保费是年息3%,其他公司更高的担保费有年息5%。

  民间借贷利率也明显上涨。沈立刚介绍,目前浙江民间借贷,经营好的小企业,利率最低可以拿到年息15%的钱,与银行贷款成本相当,但对于一些资金链特别紧张的企业,利率可能高达月息5分、合年息60%。浙江中小企业局介绍,多数地区民间借贷利率年息在25%-30%。

  广东省在调研中发现,该省中小企业最近一次民间借贷月息在3%以下的占55%。一季度东莞民间借贷加权平均利率为23.62%,比年初上升0.97%

  正规渠道待疏堵

  广东省的调研显示,中小企业获得资金的来源仍以大型银行为主,四大国有银行与股份商业银行占57%,包括城市商业银行、农村信用社、村镇银行、小额贷款公司等在内的中小金融机构占31%,同业拆借、民间借款占7%,信托公司、典当行等其他渠道占5%。

  从商业银行流向小企业的资金,堵在哪里呢?不同规模和资产负债结构的银行,面临的瓶颈各异。一位银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接受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时说,目前银行小企业贷款的制约因素有三个,一是资本充足率,二是存贷比考核,三是贷款规模。

  陈文建议,为鼓励银行主动服务中小企业,人民银行可在目前的调控政策之下,不考虑各银行的存贷比等因素,确定中小企业专项信贷规模,并确保专项规模投向政府希望的方向。

  近期,银监会发布《关于支持商业银行进一步改进小企业金融服务的通知》(下称《通知》),提出十项措施,试图通过差别化监管推动商业银行加大对小企业的信贷投放。

  几乎所有银行都面临更高的资本充足率监管要求。银监会正在起草修订中的《资本充足率管理办法》,将对融资平台贷款、房地产贷款等资产执行更高风险权重,其结果是资本充足率降低、资本金短缺将成为银行业普遍问题。

  针对资本金约束,《通知》提出,在巴塞尔新资本协议的基础上,对于运用内部评级法计算资本充足率的商业银行,允许其将单户500万元(含)以下的小企业贷款,视同零售贷款处理;未使用内部评级法计算资本充足率的商业银行,小企业贷款在满足一定前提下,也可视为零售贷款。这意味着,小企业贷款的风险权重将从目前的100%进一步调低。

  来自浙江台州的浙江民泰银行行长郭伯成认为,风险权重调整对小银行是好消息,因为该行的资产业务基本上是百分之百消耗资本的,补充资本金的压力很大。

  存贷比考核指标,是二季度多家银行信贷投放面临的硬约束,此次在小企业贷款中有所突破。《通知》指出,优先支持银行发行专项用于小企业贷款的金融债,其发行金融债所对应的单户500万元(含)以下的小企业贷款可不纳入存贷比考核范围。

  申银万国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董樑认为,小微企业贷款突破贷存比考核意义重大,将改善当前信贷偏紧格局,发行金融债也解决了存款不足的硬约束。

  多家银行对发行小企业贷款专项金融债感兴趣。郭伯成认为,这为小银行扩大负债业务增加了一个渠道。包商银行小企业金融部的一位负责人说,如果能让银行在信贷额度用完后,发专项金融债,当然是好事。

  不过,上述银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说,小企业贷款专项金融债,主要是针对存贷比达标压力较大的银行,现在有银行感兴趣,但是否发债还要银行权衡发金融债的成本收益。

  为解除银行发放小企业贷款的后顾之忧,《通知》提出,适当提高小企业不良贷款比率容忍度。

  对于银监会出台的措施,有银行认为“没法执行”。一位股份制银行小企业贷款部门负责人接受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时说,“满足一定前提下”“适当提高容忍度”,都没有量化指标,不知道能否达到这些标准,感觉政策“看得见、摸不着”,需要监管部门尽快详细解读。

  郭伯成也建议,在几条原则性规定基础上,期待监管部门尽快拿出具体可操作的规定。

  对于银行的这些疑虑,上述银监会相关负责人则认为,原则性的规定恰恰体现出政策的弹性,由于全国不同规模和东中西部银行的资产负债结构不尽相同,如果监管政策“一刀切”,制定细化的量化标准,可能会对某一类银行产生约束。

  例如,不良贷款率指标,部分城商行和股份制银行的新增小企业贷款不良率很低,甚至低于全部贷款的不良率,但农商行和农信社等支持涉农小企业的机构,不良率则较高。

  “监管政策的调整,是机制上的变化,引导银行按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做,把贷款资金投向小企业。”上述银监会相关负责人说。

  责任编辑:NF045(本文来源:《新世纪》-财新网作者:霍侃)

来源: 《新世纪》-财新网 
编辑: 彭颖姣
相关新闻

 

热点新闻排行
会长风采
…[ 详细 ]
…[ 详细 ]
…[ 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