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中华赣商网 > 赣商智库 正文
陈心尘:要不要把经济学家当回事?
中华赣商网    2012-07-09 11:30    打印本页

  据《财经》杂志报道,许小年先生近日表示,经济学家就是一职业,谋生的手段,和医生、科学家、艺术家一样,不必赋予这职业太多的社会含义。论社会功能,法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的重要性远在经济学家之上,因众所周知的原因,无法充分发挥影响力,才使经济界的“竖子成名”。别把经济学家当回事,经济学家也别把自己当回事。

  任何职业都具有一定的社会含义,而且这种社会含义与该职业在一个社会中的影响力和重要性呈正相关关系。经济学家作为对现代社会,尤其是我们这样一个“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转型国家的影响力和重要性,睿智如许先生者,当然不可能不知道。因此我从许先生这段弦外有音的话语中,听出来的是一丝沉重的无奈、怨叹、感慨,甚至是激愤。(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马克斯·韦伯在一个世纪前发现,“分析的经济学模式在一切领域向前推进:社会政策取代了政治,经济关系取代了法律关系,文化史和经济史取代了政治史”。韦伯对经济学发展状况的描述,实际上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近代以来人类社会的一个重要转向,那就是经济逐步代替政治成为人类关注和竞争的焦点,经济学逐步代替政治学成为对人类生活进行分析的核心工具。这种替代的一个重要结果,就是经济学家社会地位的急剧上升。争论声里夹杂的是利益,硝烟背后躲着的是金钱,发展到如今,我们已经很难在全世界的政治领域内寻找到与经济全然无关的议题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怎么能够不把经济学家当回事呢?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说,我们又确实没必要将经济学家太当回事。不仅是经济学家,其他的法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等也都一样。因为无论是经济学家,还是法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等,都只是专家而已。他们的思想和观念,作为一种头脑中的东西,如果要转化为真实的影响力,最终都仍然必须经过决策和行动的环节。

  如果是在一个非市场体制下,由于不存在思想和观念的自由竞争市场,而且有权作出决策的又只有那么几个人,所以少数专家有可能通过影响这有权决策的区区几个人,比较轻而易举地发挥自己的影响力。但是如果是在一个市场体制下,民主约束机制和竞争性思想观念市场的存在,将有效地增加少数专家发挥影响力的难度,迫使他们更加认真地对待自己的思想和观念,更加仔细地完善它们,更加慎重地评估它们可能的后果,并向公众作出更多更有力的解释,以求赢得公众的认可和接受,最终转化为公共政策。(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所以,从根本上说,决定包括经济学家、法学家、政治学家、社会学家等在内的专家是不是那么回事、在多大程度上是那么回事的,不是专家队伍自身,而是社会的公共决策机制和思想观念市场的竞争程度。

  毫无疑问,随着现代社会不断趋向于巨型化、复杂化,普通人在认知和把握公共事务上会越来越多地依赖于专家的专业知识,专家在公共领域的影响力也会因此相应地越来越大。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一个合理的社会,需要具备一套能够对专家发挥其影响力进行有效制约和平衡的机制。近些年来,经济学家,特别是少数经济学家在我国公共生活中发挥的作用异乎寻常的巨大,实际上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我们还缺乏这样一套科学有效的约束平衡机制。

  当然了,所有这些都不表明,专家可以将自身影响力发挥所造成的结果的责任全部推卸给决策者和决策机制;恰恰相反,专家作为对公共讨论进行和公共政策形成具有远高于一般人的影响力的特殊群体,始终必须对相关的公共决策和社会行动承担仅次于直接决策者的责任。从这个意义上说,许小年先生在呼吁公众“别把经济学家当回事”的同时,告诫“经济学家也别把自己当回事”,倒是有些为经济学家卸担子了。(作者系上海学者)(来源:南方都市报南都网)

来源: 南方都市报
编辑: 鲁建军
相关新闻

 

4月20日上午,人民网、新华网、新浪网、搜狐网、千龙网等近50家重点新闻网站和知名...…『详细>>
…[ 详细 ]
…[ 详细 ]
…[ 详细 ]